一碗茶泡饭

一个专注于点喜欢的小号,不定期失踪,很少产粮

【轰爆】同居十五题


*有私设

↓一直想写一写官方同居梗的同居梗↓

01.浇花(薄荷)

轰房间的阳台上放着一盆从家里带过来的柠檬薄荷,在养之前,姐姐仔细地跟他说:“薄荷喜湿,还要多晒太阳。”

结果还没到一个星期,那片生机勃勃的绿色已经消失殆尽了,轰举着水壶浇也不是不浇也不是,干脆把水壶放下站在阳台上晒晒太阳。

刚把头探出阳台,轰就看见楼下爆豪的阳台上长势喜人的小辣椒,于是当机立断地捧着薄荷去敲了爆豪的房门。

爆豪刚一开门就看见一位捧着一盆就快枯干了的草的稀客,盯着那篇草看了几秒,视线往上看着轰的眼睛问:“干嘛?”

语气一如既往地不友好。

轰把薄荷递给他看:“爆豪,我的薄荷为什么变成这样了?”

薄荷!?

爆豪撇着嘴,用看傻子一样的眼神看着薄荷的主人:“你的那种浇水方式,肯定要养死的吧,有什么好奇怪的?”

“浇水方式?”

“你每次都浇地水漫金山的,我的辣椒就靠着你阳台上滴下来的水长大的。”

“……抱歉,我下次会注意。”

爆豪盯着薄荷看了一会儿:“给我。”

“?”

“给我养两天!你是听不懂我的话嘛!”说完抢了轰的薄荷就‘磅’地关上了房门。

轰站在原地拖着下巴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有些将信将疑地回了房间。

几天后,当爆豪第一次敲响自己的房门并还给了自己一盆重新开始散发淡淡的柠檬清香的薄荷,轰认真地说:“谢谢你,爆豪。”

“嗯。”爆豪也不多说什么,转身就下了楼,快到楼梯口时却还是忍不住说了一句,“少浇点水。”

然而没过两天,轰捧着那盆似曾相识的草敲响了爆豪的房门:“爆豪……它又变成这样了……”

爆豪的额头上迅速地鼓出青筋:“你又干什么了?”

“我有少浇水的,这次大概是因为姐姐说要晒太阳,所以有太阳的时候我都会让它去晒……的原因?”

“我一会把注意事项写给你,接下来你每天都给我捧着薄荷过来让我检查!”

轰捧着‘草’站在爆豪紧闭的房门前:「不是说要给我注意事项吗?」

*最后等到了,还被爆豪说了:“为什么要站在这里等啊你傻吗?”这种话。

02.泡茶

轰的房间是和室。

爆豪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你会自己在房间里泡茶吗?”

轰点头:“刚好姐姐送了茶粉给我,要不要尝一尝?”在说出邀请的话之前,手就已经紧紧地拽住了爆豪的手臂。

“放手啊阴阳脸!”

“爆豪,去我那里喝茶吧,算是薄荷的谢礼。”

既然轰都这么说了,爆豪也没再出声拒绝,但是一进和室,他的动作突然变得有些僵硬,还有点拘束。

爆豪规规矩矩地坐在垫子上,挺直着腰板直视前方,这是轰第一次看见那个‘爆豪’做出这么谦和的动作,不免有些新奇:“没关系的爆豪,随意一点。”

“啰嗦。”

接过茶碗后,那个‘爆豪’恭敬地双手接茶,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致了谢,然后三转茶碗,轻品、慢饮、奉还。

「爆豪意外的,挺有礼貌?」轰配合地用上茶道的礼仪,一直到把爆豪送出房间。

刚一出房间,爆豪的猫背重新出现在轰的面前:“茶,挺好喝的。”

“下次再来。”轰看着他的猫背,语气不经意地柔和了许多。

芦户是第一个知道这件事的女生:“什么嘛好狡猾!为什么轰くん只邀请了小爆豪啊?我们也想喝茶啊?”

看着被女生围住无法脱身的爆豪,轰上前结了围:“茶粉已经没有了,等有茶粉的时候再邀请你们吧。”

*据某不愿透露姓名的英雄木偶解释:“咔酱有一段时间被她的妈妈逼着学了茶道和花道,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放弃了。”

03.在生日日期上标注敬请期待

宿舍有一个挂在客厅里的日历,上面圈上了大家的生日,在旁边写着‘敬请期待❤’,先不论那个‘❤’是谁画上去的,但如果当月有谁的生日,大家总是会情绪高昂地为他/她庆祝。

1月11日是轰焦冻的生日,日期被圈了出来,还被画了可爱的小蛋糕。

大家不约而同地采取了‘冷漠’的对待态度,而轰本人因为没有过生日的习惯所以也没有在意。

直到生日当天,大家一改表情,高高兴兴地把蛋糕和礼物推在轰的面前,大声说:“生日快乐!”时,轰才反应过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跟他一样刚刚反应过来的还有一个人——爆豪胜己。

“嘿嘿,小爆豪没有准备礼物吗?大家都准备了哦?”芦户大胆地伸手去戳了爆豪两下。

“因为没人跟老子说啊。”

芦户看他还没反应过来,趁机又戳了两下后迅速地跑开了:“小爆豪明明没有准备礼物,态度还这么嚣张!”

“谁说老子没准备!”说着爆豪就走开了。

大家当他是回房间了,就开心地围在轰的身边看他一件件地拆开礼物,看到拆开的是自己的还会高兴地介绍一下。

差不多到了关灯唱生日歌吹蜡烛的时间,大家见爆豪还是没有出现,切岛提议道:“去叫一下爆豪吧,这种时候还是要大家一起啊。”

话音刚落,爆豪端着凉拌荞麦面走到轰的旁边:“喂阴阳脸!”说着就把盘子放到轰的面前,“老子准备了!感谢我吧!”

「啊,是我买的荞麦面。」

“看你买了也不做都快过期了就帮你做掉了,快点尝尝看!”

轰依言挑起一筷子吃了起来:“好吃。”脸上露出稍稍有些惊讶的表情,“好好吃啊,爆豪。”

如此,众人算是都送上了生日礼物,接下来就是开心的吹蜡烛环节了。

*后来爆豪就被轰缠上了。

04.“把酱油给我。”

自从爆豪露了一手之后,偶尔大家会让爆豪给大家做饭:“爆豪做饭这么好吃,就给大家做一次嘛~就一次就一次~”

一般开口的都是女生,爆豪也不好拒绝,即使说了:“哈?明明有食堂凭什么要我来做?”也会被女生用“最后一次!”蒙混过去。

“这都是第几次的‘最后一次’了!”被芦户和丽日合力推进厨房的爆豪手上冒着小小的火花。

“拜托了爆豪!今天无论怎么样我都想吃到炒面!”芦户摆出可怜兮兮的表情看着他,“对小爆豪来说小事一桩吧?拜托了啦!”

“切。”爆豪围上大家一起挑的围裙开始准备食材和工具。

等大家都抛下做饭的爆豪从厨房出去后,轰走进来说:“爆豪,我来给你打下手。”

“你待着只会碍事,出去。”爆豪动作熟练地翻炒,根本没有往轰的方向看一眼。

“一开始是因为我的原因,大家才知道爆豪会做饭的,所以造成这种情况,我也有责任。”轰依旧站在爆豪的不远处,并没有离开的打算。

“啧,你,把酱油拿给我。”爆豪指了指放在角落里的酱油。

轰赶忙拿了酱油放到爆豪摊开的手中。

“盖子。”

乖乖地帮忙打开。

“嗯,做得不错,行了出去吧。”

轰见他已经差不多做好了,就听话地走出了厨房。

“爆豪做的炒面超——好吃!”

“下次做咖喱饭吧?”

“都说了是最后一次了你们这些混蛋!”

05.闹鬼

(私设房间是有点和室的设定,就是那种多人合宿时的房间,但是雄英有钱所以合宿是二人间←明明是为了剧情设定)

爆豪意外地有点怕鬼。

据本人声称,并不是说怕鬼,而是不喜欢这种炸不到的东西。

轰也不喜欢这种东西,但是由于他本人反射弧比较长,给人一种「他不怕鬼哦。」的错觉后自己暗暗地吓一跳。

在合宿的时候,两个人被分到了同一个房间,芦户第一个上来表达了羡慕之意:“真好啊小爆豪,可以跟帅哥一起住呢!”

“哈?谁会因为跟阴阳脸住一起高兴啊?”

“小爆豪这是害羞了吗?”

“炸了你。”

芦户夸张地惊叫着跑开,轰领好了房间钥匙走了过来:“走吧,我们的房间在楼上。”说着还伸手往楼上的方向指了指。

爆豪知道就算自己去跟相泽老师理论,一间房间的决定是怎么也改变不了的,便歇了心思提着行李就跟了上去。

“啊,是榻榻米。”

“嗤,二人间里为什么会是榻榻米。”

轰往四周看了看:“爆豪,你不觉得这个房间,气氛有些诡异吗?”

厚重的黑色窗帘完完全全地遮住窗外的夕阳,门外的风吹进来把灯吹得晃动了起来,爆豪冲到窗边一把拉开窗帘,却突然发现外面的天已经暗下来了。

“爆豪,先去集合吧。”轰四处看了看,并没有发现什么奇怪或是不正常的东西,爆豪拉上了窗帘,想着应该是自己多心了:“切,你挡着我了,快让开。”

事实证明爆豪并没有多心,当两人睡下之后,窗户那边想起了窗帘被吹动的声音。

爆豪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喂阴阳脸,你有去开窗吗?”不自觉地放低声音。

“……没有。”轰明显也听到了窗帘的声音,他离窗户比较近,于是起身去查看情况。

“把灯打开?”爆豪也从被窝里出来,在黑暗中摸索着电灯的拉绳。

突然,一双手摸到了爆豪的腰上,手的温度很低,甚至不是人类在夏天会有的低温,就像冰贴到了腰上一样。

这种感觉,就像当初被淤泥缠在身上一样。

爆豪快速地捂住嘴:「如果是碰得到的东西的话就没问题!」但是已经做好了爆破准备的手却怎么也不想去碰那只过分冰凉的手。

那只冰凉的手已经慢慢地往上摸了过来,爆豪狠下心一把抓住了那只手,却听到耳边传来了轰的声音:“爆豪,这是你的……手?”

爆豪一时间什么都没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地停止了手上的爆破:“轰焦冻?”

“啊,这是爆豪第一次叫我的名字。”冰凉的手回握住了爆豪伸过去的手,轰的另一只手也摸索着握住了爆豪的另一只手。

“你干什么?那个窗帘是怎么回事?”

“有人把窗户打开了,不过我刚刚已经关掉了所以没关系。”因为低声说着话,轰的声音离得很近,这是爆豪第一次距离这个人这么近,仿佛说话时带动的气流能拂过鬓角的发丝。

“这不是没关系的事吧!?到底是谁开的窗户?”虽然是气急败坏的口气,但是爆豪还是不自觉地用气音说着话。

“不知道,不过应该不是幽灵什么的吧。”轰肯定道,“话说爆豪,这个姿势是怎么回事?”

“这是我的台词吧!?你快给我松手啊!”

电灯被突然打开:“你们两个怎么还没睡……”相泽消太心情复杂地看着自己班里两个好学生。

其实真的是他误会了——从他的角度看,两人特殊的说话方式就像在……接吻一样,但是事实上,这两个人只是在说小话而已。

相泽的视线下移到两人交握的手上看了一会儿:“别做这种事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早起特训的。”

“不是……”

“老师,有人来这里开过窗户吗?”

“啊,宿管的阿姨来开过窗,你们不习惯的话就关掉吧。”相泽慢慢地关上房间,直到房间只剩了一条缝,他又提醒了一句,“快点去睡!”说完才关上了房门。

轰松开手去关了灯,徒留爆豪一个人保持着姿势愣在黑暗中。

“混……”刚喊了一个字,轰就伸手按住了他的嘴。

“嘘,爆豪,大家都已经睡下了。”虽然在黑暗中看不到轰的表情,但爆豪知道那混蛋肯定是一张无辜的脸。

重重拍开那只手,爆豪压低了声音说:“你刚刚干嘛打断我的话!?”

“不是爆豪在在意为什么窗户开着吗?”

“但是刚刚那个时机明显该解释吧你是不是傻!?”

“解释什么?”轰的声音听起来很是不解。

爆豪突然冷静了下来:“你……是不是傻的啊?”

“应该不是,我的智商很正常。”

“我是说EQ上面。”

“我……不知道。”

“看来是傻的。”

至此,一场闹鬼的闹剧就落下了帷幕,只是从那天开始,相泽老师总是会在上课的时候着重关注他们两个。

“阴阳脸,因为你的原因遇上大事了。”

轰看到爆豪捂着脸,犹豫再三还是打算先道歉再说:“抱歉。”

*相泽消太:“他们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处理才好……”

06.“你还真是出人意料……”

(私设去讲座时的人穿的都是私服,而轰总的私服是和服)

轰一般的穿着是校服,在家里的穿着是和服。

但是大家一起住了之后,休息天若看到沙发上一个把和服穿得规规矩矩的人正坐在沙发上,绝对会觉得格格不入。

女生提议道:“男生帮轰换套衣服吧?看着轰的私服感觉气氛好沉重啊。”

“阴阳脸,你不会明天出去还打算穿着这个吧?”

轰站起来走了两步:“不是很方便。”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嘛。”

爆豪转身就向楼上走去:“跟上。”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是轰还是乖乖地“哦。”了一声后跟了上去。

结果被领到了自己的房间前,爆豪大大咧咧地推门进去,打开轰的衣柜——一半整齐的校服和一半整齐的和服:“你还真是出人意料……”他转过头看着轰的眼睛,“和室,茶道,还有和服。”

自从上次的‘闹鬼事件’之后,虽然爆豪还是会对自己发脾气,但是偶尔会露出平(宽)静(容)的表情。

“在家里养成的习惯。”

“你这样明天没法出门,下午去买衣服。”

“一起去吗?”

“哈?我为什么要陪你(重音)去买衣服啊?”

“我没一个人出门买过衣服。”

“叫别人陪你去。”

“陪我去吧,爆豪?”轰熟练地凑近爆豪说起小话,因为他发现,只要这么做,不是太过分的请求爆豪都会答应。

果不其然,虽然爆豪下一秒就推开了他的脸,但却答应了下来:“知道了我陪你去就是了。”

「爆豪也会一次次地让人出乎意料啊。」

*后来成功地买到了衣服(在被粉丝发现了的情况下)

07.周末

即使是周末,没有拿到英雄资格证的两人一如既往地要出门去补习的。

不过一起出门、一起回家的感觉其实也不算坏就是了。

08.礼物

4月20日爆豪的生日。

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轰把那盆生命力顽强的柠檬薄荷送给了爆豪做生日礼物。

爆豪看着薄荷稀稀疏疏的小绿芽,感叹道:“还活着啊,这盆薄荷。”

“我有认真地,好好照顾它。”轰根本没有听出爆豪的话外之意。

爆豪想起时不时会捧着薄荷来敲门的轰:「这篇薄荷现在归我了的话,阴阳脸就没理由来烦我了吧。」

“我收下了。”

*事实并不是这样,没过几天,轰就会开始用各种各样的理由来敲门。

09.宠物坐在脸上

口田养着一只雪白可爱的兔子。

大家都在家的时候,女生会强烈要求口田把兔子放出来玩,干脆就养成了宿舍里有人的话兔子就会待在公共房间的习惯。

然而今天的大家都出门了,只有终于结束了补习的轰和爆豪在家。

轰在自己的房间整理好了一天的笔记之后下楼倒水,却发现爆豪睡在公共房间的沙发上,而口田的兔子——

坐在了爆豪的脸上。

嘴里还在嚼着爆豪金色的发丝。

凭着爆豪恶劣的起床气和它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行为,这只兔子怕是会小命不保,轰把兔子抱到地上看着它一蹦一蹦地跳开。

“怎么回事……”爆豪还没睡醒,但是额前湿哒哒的刘海贴在脸上感觉十分难受,“你干了什么?”

“爆豪,兔子嚼了你的头发。”

轰原以为爆豪会火冒三丈,但是他只是嫌弃地皱了皱眉起身洗头去了。

「难道说……爆豪意外地很喜欢小动物吗?」轰有些疑惑地想着,等爆豪洗完了头干脆就问了出来。

“还好,以前家里养过狗。”

轰没有养动物的经历,虽然他对小动物没什么特别的喜爱的情感,但是听到爆豪的话却意外地有了‘一起养宠物’的念头:“爆豪,你还想养吗?”

爆豪拿干毛巾擦着头发:“以后租房子住的话会养吧。”

“那就一起再养一条狗吧?”

“哈?”爆豪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我为什么要和你一起住?”

“我家有离爆豪的事务所比较近的房子。”想到爆豪不喜欢欠人情,又补充道,“租金会比较便宜。”

“所以代价是照顾你和狗吗?”

“其实我比较想养猫。”

两人四目相对了一会儿,还是爆豪先一步移开了视线:“反正没差。”

“同意了吗爆豪?”

“反正也没什么坏处。”

轰第一次在心中产生了名为‘满足感’的情绪,他看着因为爆豪的动作而晃动着的金色发丝:「果然还是找得到太阳的房间比较好。」

(接下来的内容为架空向

年龄操作有,设定是成为社会人士后的同居←至于两个人距离工作地点的远近什么的我才不管【x

因为开始半架空,所以OOC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主要想说这个

以上)

10.采购

正如几年前那小小的约定一样,毕业后的两人住进了同一间房子,房子的空间不是很大,住两个人却绰绰有余。

但是现在,房子里只有简单的家具。

爆豪翻了翻冰箱和碗柜,把自己的行李往选好的房间一丢:“去买东西吧。”

轰把自己的行李搬进对面的房间:“晚饭?”

“还有你的猫,记得自己提。”

两人戴好了墨镜和帽子出了门,现在的两人已经小有名气,不做一些相应的伪装会被人们认出来从而被堵吧。

“喂轰,你荞麦面买得够多了吧,给我放回去一点。”

“可是我很喜欢吃这种,会好好吃光的。”

“别以为你每次拿这种眼神看我我就会答应你,放回去,你是打算一天三餐都吃这个吗?”

“我可以……”

“你是对我做的饭有什么意见吗?啊!?”

轰摆出无辜的表情眨了眨眼睛,乖乖地把荞麦面放了回去:“爆豪,说不定咔酱它也会喜欢荞麦面……”

“咔酱是什么?”

“猫……”

“你把老子的名字按在你的猫身上吗?”

“不可以吗?猫可一直都是我的憧憬?”

「天然可真是厉害。」爆豪看他挣扎着需要留下几包荞麦面的动作:“买吧,不过不准拿这种东西去喂猫。”

“好的,爆豪。”

11.晒被子

学生时代的轰并没有晒被子的概念,但在和爆豪一起生活后的某一天,爆豪突然踹开了他的房门:“喂轰,今天有太阳,把你的被子抱到阳台去晒。”

轰睡得迷迷糊糊的,却还是听话地把自己的被子团在一起抱在怀里,大脑反应了好一会儿:“爆豪,我不会晒被子。”

爆豪早就接受了轰生活白痴的设定:“你先抱到阳台上去。”轰一副睡眼朦胧的样子坐在床沿,嘴上是答应了下来,却没有一点要起身的动作。

爆豪想着估计得靠自己了,走近轰把他的被子抱了起来:“轰,快点起来了。”不料刚转身,腰就被考拉一样的某人抱住,刚想发火,轰的脑袋在爆豪的肩膀上蹭了蹭,“我也来帮忙。”

“那就站站直。”

“可是爆豪,我好困。”

“都快中午了,你昨晚是没睡觉嘛。”

“咔酱在我身上踩来踩去的,我睡不着。”

爆豪以手上抱着被子,身上挂着‘巨婴’的姿势艰难地走到阳台,还险些踩到了‘影响轰睡觉的罪魁祸首’的尾巴上:“喂,去客厅。”咔酱打了一个哈欠,摇着尾巴离开了阳台。

“不是要帮我的忙嘛,过来。”

“唔。”

今天的雄英两帅哥的清晨也是十分的清爽【x

12.搂搂抱抱

轰从浴室里出来,身上全是刚洗过澡的水汽,他熟练地在爆豪旁边的地板上坐下,等爆豪给他擦干头发。

爆豪也下意识地伸手去擦,刚擦没两下,他突然开口道:“我有经常跟你搂搂抱抱的吗?”

“爆豪,为什么这么问?”

“上次同学聚会过后,圆脸女跟我说新闻上出现我们的话,都是一副搂搂抱抱的样子。”

“有吗?”轰跟当时爆豪的回答是一样的,头发已经被擦干了,爆豪起身拿了手机搜索自己和轰的新闻。

轰凑过去看爆豪搜索出来的新闻:“这算是搂搂抱抱吗?”他指着自己给爆豪检查伤势的照片。

“你这是在干嘛?”

轰指了指照片上爆豪的后背:“看看你的伤啊,背后的话你看不到吧?”虽然不是什么大伤口,但是这种程度的伤还是治疗一下比较好的。

两人看了不少新闻,一致认为并不存在搂搂抱抱的问题。

“是丽日同学想太多了吧。”轰总结道。

爆豪难得认同了他的话,但直到睡觉之前,他还是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13.躺在有阳光的地板上

两人都休息在家的情况下,爆豪会拽着轰来一次大扫除。

扫除过后,轰会躺在有阳光的地板上,咔酱会趴在轰的肚子上,一人一猫惬意地晒着太阳。

等到太阳快落山时,地板上开始有了凉意,但这并不是轰醒过来的理由,他把盖在自己身上的毯子叠好放进卧室后,马上跑到了厨房看看晚饭的菜单。

“你可总算是醒了。”

轰把菜一一端上餐桌,等爆豪将两人的饭碗端过来后就算是开饭了。

“爆豪,我觉得我们这样同居着挺好的。”

爆豪一向不怎么喜欢在吃饭的时候说话,就算轰向他搭话了,他也只会应付着“嗯”一声。

“所以我觉得以后,一直这样也不错。”

爆豪愣了一下,随即把抬在半空的筷子放进嘴里:“嗯。”即使他低下了头,轰还是看到了爆豪悄悄地红起来的耳朵。

14.橘子在哪里

冬天的时候,即使是能自由地调节自身温度的轰也会享受一下被炉里的温度,他朝四周张望了一下,发现附近没有自己所需要的东西,他随即开口道:“爆豪——”

“橘子在柜子上。”

轰看到不远处的柜子上放着一小篮橘子:“爆豪,好远。”

爆豪收拾完了两人的夜宵,洗了手从厨房里走出来,把橘子顺势带了过来放到轰的头上:“哪里远了。”

把头上的篮子拿下来,轰慢吞吞地剥着橘子:“爆豪,新年快乐。”爆豪看了眼挂钟,发现真的已经过了零点,“我是第一个跟爆豪说这句话的人。”

“嗯,新年快乐,阴阳脸。”

“我们是第一个互相说这句话的人,所以以后用名字来称呼对方怎么样?”

“哈?”一方面想吐槽两件事完全没有关系,另一方面想说这个阴阳脸还真会蹬鼻子上脸,但是窗外闪耀的烟花让爆豪所有的话都噎在了喉间。

“胜己。”

即使外面的烟花炸开的声音非常热闹,轰的话语更像是在爆豪心中炸开的烟花,那个池面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一遍又一遍地喊爆豪的名字。

“胜己,之后的每一年都,多多关照。”

“嗯,关照死你。”

窗外炸开了粉色的烟花,但是轰可以确信,爆豪耳廓的那抹粉色,是能让自己心跳加速的,爆豪的颜色。

15.取消选择权

正常版:“今天想吃什么?”

“荞麦面。”

“嗯,吃蛋包饭好了。”

有病版:“焦冻,今天想吃什么?”

“!!想吃胜己。”

“阴阳脸!!”

—END.—

这篇文本来很早就该发出来的,结果我换了个手机东西全没了又重新码了一遍(ノДT)

评论(13)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