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茶泡饭

一个专注于点喜欢的小号,不定期失踪,很少产粮

【all路ABO】某避事主义的omega(二)


我终于军训回来了´_>`

「02.」

虽然平田洋介那边已经没什么问题了,但是堀北学那边还存在着隐患。

‘从铃音那里知道’说明堀北学去套过自己妹妹的话,而堀北铃音对尊敬而畏惧的哥哥不会有隐瞒,把知道的全部一五一十地说出来。

——这就相当于堀北学在自己的身边安装了‘监控’。

而且堀北学能凭借自己的一次皱眉,先是弄到校方的学生资料,再套出堀北铃音所知道的细节,从而分析得出绫小路并非alpha而是omega的事实。

虽然也有自己一时慌张被堀北学套出了话的可能,但从一开始,他的语气非常笃定。

「超麻烦的人物。」

麻烦归麻烦,既然自己的把柄被人握在手里,绫小路就不会选择放任不管,放学后整理了包就走向了学生会室。

推门进去的时候正好与坐在中间的堀北学对上了视线:“我应该没有迟到才是。”

“以后就按照这个时间,如果迟到了,我会到1年D班的教室门口接你。”

绫小路挑了一张沙发坐下:“需要我做什么?”

堀北学挥了挥手示意橘茜上茶,听到绫小路的问题不免有些好笑:“没有什么需要你做的。”

“这么做有什么目的吗?”

“或者你想适应一下学生会的任务?这样很容易暴露你副会长的身份。”

橘茜放下茶的动作一颤,溅出的茶差点烫到绫小路的手:“会长,您真的把他叫来当副会长了啊?”

“橘茜。”

虽然很不情愿,橘茜还是向绫小路道了歉:“抱歉。”

“没事。”绫小路轻抿着茶,没有了声音。

直到堀北学处理完了事物,三人一同走出了学生会室,绫小路算是相信了堀北学真的只打算让他坐着这个位置。

橘茜跟他们去不同的方向,绫小路再一次面临与堀北学单独相处的处境。

“加入了学生会后会有一批固定点数,就跟加入了社团一样。”

“可是我根本没有做什么贡献吧?”

“学生会是根据位置来定的。”

“这样的话,让堀北铃音来做副会长不是更好吗?”

“铃音配不上这个位置。”

“真是严格的兄长啊。”

堀北学饶有兴趣地转过头来看了绫小路一眼:“我好像只对你比较宽容?”

“你的错觉。”

回到宿舍的时候绫小路才看到平田发过来的消息,待在学生会室时手机要静音,又在堀北学的书架上看到了感兴趣的书——啊,是刚放学的时候就发过来了的短信。

[清隆,走得有些匆忙,是有什么事吗?]

明明是按照平常的速度离开的教室,到底是怎么看出来‘有些匆忙’的。

[没什么事。]

[没事就好,本来想跟清隆一起回去的,结果没追上呢(^_^)]

不知怎的,绫小路从这个‘可爱’的表情里读出了名为不满的情绪。

[洋介有可以一起回去的朋友吧?]

[是在意他们吗?我明天会跟他们说清楚的。]

「……」

[既然一起去上学了,放学的时候就跟其他的朋友一起吧。]

[好吧(^v^) ]

「看来这下是满意了。」等等,为什么感觉我在哄他似的,绫小路拿出从学生会室带回来的书看了起来,直到两个号码一同给他发来[晚安。]被消息的提示音拉回了思绪,绫小路合上书,思来想去,还是给他们回了[晚安。]

接下来的生活就是被平田‘护送’着去上学,放学被学生会会长‘看管’着,跟着D班的大家‘开心’地度过了体育祭……

直到某一天他打开学生会室的门,与一双紫色的眼睛对上——是不久前约自己见过面的坂柳有栖,她摆出一副惊讶的样子:“好久不见了,绫小路くん,上次见面后你就好像一直在躲着我的样子。”

“你的错觉。”

绫小路在自己一贯的座位上坐下——而那正好是坂柳的身边,意料之外的是,葛城这次竟然没有跟着坂柳一起。

“那么,坂柳同学,你到学生会室来是有何贵干?”

坂柳笑着看向绫小路:“是来找绫小路くん的。”简明扼要地说明了来意,“不知会长可否把绫小路くん借给我几分钟呢?”堀北见绫小路没有不耐的情绪才答应了下来。

“请吧,绫小路くん。”坂柳像是十分自信堀北学会答应自己的要求,在他开口的时候就已经拄着杖站了起来。

绫小路走上去给坂柳开了门,两人一同走了出去。

“会长……”

“开始工作吧,橘。”

坂柳挑了最近的空教室来进行与绫小路的交流,她找了个座位坐下:“那么我就直奔主题了,关于我的信息素。”她选择了绫小路最为疑惑的问题,“上次见面的时候,你问了我:‘为什么你没有white room的味道’吧?我想你应该指的是omega的信息素吧?”

她招手示意绫小路过去,在他走近后,坂柳把手杖放在一边,伸手扯开了腺体处的衣领。

——那个地方,根本没有跟绫小路一样的腺体。

“是的,我摘除掉了。”

绫小路的脸上没有太大的表情:“你没有性别。”声音却有些轻,好像他的话语只是说给自己听似的。

“是的,这就是‘代价’,是我脱离white room时,你的父亲让我付出的东西。”她拿起手杖指着绫小路,“而你,因为是‘最高杰作’,所以不需要付出任何的代价,不是吗?”

她的话让绫小路一遍又一遍地记起自己的过去,那个男人紧紧地握着自己的肩膀的样子:“要说的话都已经说完了吗?”

“是的,都已经说完了。”

“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目的的话,我上次就说过了吧?”

“你也想要摘除我的吗?”

坂柳扶着手杖站起来:“没有啊?其实我并不憎恨被摘掉了腺体这件事……”一副笑得开心的样子,“嘛……你就期待着吧,绫小路くん。”

回到学生会室后,堀北学并没有开口问些什么,绫小路只是拿起了自己的包:“抱歉,会长,我需要请个假。”

堀北学抬头看了他一眼:“准了。”

坏事真的是一件一件地来。

从学生会室回宿舍的路上,龙园正带着他的跟班堵在那里:“喂,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本来打算趁他们还没发现偷偷溜走,没想到他们的目标居然是自己:“绫小路清隆。”

“铃音的那个小跟班。”龙园对绫小路的印象止步于此,“既然是铃音的走狗,最近倒是和那个平田走得挺近,看你的样子,像是刚从学生会过来?”

龙园带着压迫感的酒精味萦绕在绫小路的鼻尖,在堀北学那里吃过一次亏的绫小路回想着alpha互相闻到对方的信息素该是什么样的表情:“平田是因为想跟D班的所有人都搞好关系才会理睬我的。”

“哈,算你识相。”

“那么,龙园同学有什么事吗?”

龙园看了他半晌:“有什么事找你能有什么用?”

“也是呢。”极力摆出一副难过的样子。

“你这家伙,面瘫吗?”龙园的脸凑近了,为了不让龙园起疑心,绫小路小心地收起了雨水那清新却不合时宜的味道。

“也许是吧。”

龙园退开了:“哼。”看来是过关了,“你还算有点意思。”看来是过了太多关了。

—TBC.—

军训回来后赶忙肝了一章出来,选择性OOC,谢谢观看。

*话说龙园意外的比平田还矮一点欸【

评论(15)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