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茶泡饭

一个专注于点喜欢的小号,不定期失踪,很少产粮

【all路ABO】某避事主义的omega(三)


姑且算是肝出来了,有什么bug的话之后会在评论里说明改动的地方

个人对绫小路的映像是帅……咳咳,是有点没有常识,文里涉及到了就说明一下,这是我个人的癖……理解【不应当

*选择性全方位OOC

*平田最严重【为了福利而黑化

「03.」

龙园像是突然对绫小路产生了兴趣的样子。

自从坂柳来过之后,堀北学就免了绫小路的‘打卡’,只要他‘坐着位置’就好,于是绫小路又面临了一个人回去的场面。

——本该是这样的。

伊吹见绫小路出了教室,便比了比身后,把他带进了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我就直说了,你跟龙园是发生了什么?”

“昨天放学见到了。”

伊吹懊恼地扶着额头:“他本来打算让艾伯特,就是那个大块头来带你过去的,结果最后是派了我来。”

虽然脸上没表现出来,绫小路心里可是着实吃了一惊,伊吹拽住他的衣服就把他往C班的方向带:“虽然我不知道你跟龙园发生了什么,但是我奉劝你还是不要跟他扯上关系比较好。”

“我知道了。”绫小路‘乖巧’地答应下来。

C班的‘教室’——比起教室,说是玩乐的场所更为妥当,学生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主座上的龙园端着高脚杯,杯中的液体冒着细密的气泡,看到伊吹和绫小路后,他把杯子交给了身边的女生:“给客人让位置。”绫小路乖乖地在龙园身边坐下,脸上既没有厌恶的表情,更没有什么恐惧的情绪。

龙园并不明白坂柳即使要用欠人情的方式也要自己毁掉这个人的目的,不过见过后自己意外的不讨厌这个面瘫的‘跟班’——这是好事,意味着自己实施‘毁掉’的时候不会有什么抵触情绪。

刚刚离开的女生端着龙园交给她的高脚杯回到了龙园的身边,不过她没有把杯子交给龙园,而是把杯子递到了绫小路面前。

绫小路虽然接了下来,闻过之后就放在了附近的桌上,看来是没有喝下去的打算,女生看上去有些着急,努力地掐着细细柔柔的声线说:“怎么了?这个不合绫小路同学的喜好吗?”

绫小路见她有端起酒杯捧到自己嘴边的架势:“不……这是酒吧?我还是未成年,不能喝这个吧?”

女生的表情开始有些狰狞:“怎么会,只是普通的果汁而已,喝一口试试看吧?就一口!”

“给我滚,蠢货。”

龙园在旁边发话了。

女生吓了一大跳,手中的高脚杯摔在地上,玻璃应声而碎,迸裂的碎片撒在绫小路的脚下,酒渍溅上裤脚:「看来是找到回去的理由了。」

他刚准备开口,龙园的声音已经抢先一步响了起来:“你们都给我出去。”绫小路暂时还不清楚龙园有什么目的,但冲刚刚那杯酒中的安眠药想必不是什么好事。

绫小路往空出来的位置挪了挪拉开与龙园的距离:“龙园くん,把我叫来是有什么事吗?”

“你跟坂柳那女人有什么孽缘吗?”

“怎么会?坂柳好像是A班的吧?”

龙园第二次凑近绫小路的脸:“真的没有吗?”

“没有。”

“你在说谎。”

龙园端起自己的酒杯喝了起来:“虽然不知道坂柳那女人为什么拿出‘人情’来毁掉根本不需要她上心的D班,但既然答应了她,我也不好反悔——而且,她指名第一个就要毁掉的人,也就是你,绝对不可能什么问题都没有。”

「应该不止这一个理由。」绫小路试探地说道:“也许我只是一个铺垫,坂柳的最终目的是堀北?”

龙园嗤笑一声:“你说铃音?”他的语气非常肯定,“的确铃音也很有趣……但是她绝对不值得坂柳做到这种程度。”

“就凭她是个beta。”

此刻,绫小路对龙园有着很强的阶级观念有了深刻的了解。

“而你,明明是个alpha,却当着铃音的走狗,肯定是有什么原因,是在追她吗?或者……是在拿铃音作挡箭牌?”

绫小路眨了眨眼睛:“随便你怎么想。”

龙园笑眯眯地盯着他:“有一个方法,很快就能证实是前者还是后者。”说话的同时,龙园的手已经出现在了绫小路的脖子附近,“把你的信息素给我放出来,绫小路清隆。”

看似只是挥手拍开龙园的动作,绫小路借着力离开了座位,下一瞬,他的手已经触上了门把手。

「打不开。」

“打不开吧?毕竟C班的人都在外面呢。”

龙园的信息素带着强烈压迫性逼近了绫小路:「糟糕。」到此为止,绫小路算是明白了坂柳的目的——alpha。

绫小路被龙园的信息素猛的呛了一下:「女人的逻辑真是恐怖。」

“我是D班的堀北铃音,希望C班能赶快把擅自带走的D班同学交出来。”

「啊,真不愧是洋介。」

“啧。”龙园退后了两步,“你的‘挡箭牌’来了。”

“你可真是厉害,绫小路清隆,拿铃音糊弄了我这么久。”

“我现在打算好好考虑坂柳的建议,不过在此之前,我要把那女人瞒着我的事从她嘴里给一一撬出来,之后再来收拾你。”

“清隆。”

堀北已经打开的教室的门,绫小路在下一秒就离开了教室,即使是离开,龙园那似恶魔般的低喃一遍又一遍地环绕在绫小路的耳边。

来的只有平田洋介和堀北铃音,门口也只有龙园较为信任的寥寥几人,他们没有阻拦甚至是开口的意思,绫小路就安静地跟着D班的两人离开了这里。

「伊吹  澪。」这样,条件就凑齐了。

看来龙园决定要对上自己的理由也不是这么难理解,一个被A班的领导者关注,信任的手下进行了‘间谍’活动后特别对待的D班人……绝对不简单。

走出了C班人的视线,堀北就嫌弃地表示自己要去图书馆,留下绫小路和平田,两人四目相对,平田先开口道:“没事吧,清隆?”

“没事。”

“回去吧?”

不等绫小路回答,平田已经牵了绫小路的手往宿舍的方向走去,绫小路没有拒绝他的动作:“洋介没和朋友先回去?”

“我更想和清隆一起回去。”

莫名的,绫小路知道平田这是生气了。

“以后,一起回去吧。”平田像是在宣布似地说道。

反正学生会也不用去,绫小路没什么意见。

平田的脸色稍微好了一些,步伐慢了下来:“清隆,龙园为什么会突然注意到你?”注意到绫小路的脸色,“不能说吗?”

“清隆,以后不要再去冒这种险了,好吗?”

绫小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平田,按理他是觉得不会参与麻烦的事,但现在‘事情’已经找了过来……平田握着他的肩膀:“我真的……什么忙都帮不上吗?”

这是第二次,有人这样握着他的肩膀说话,但说出口的却是“帮忙”——也许这才是‘正常’的吧。

绫小路觉得自己的底线一次次地被面前的池面挑战:“洋介,我的确需要你的帮助。”

“嗯,我会答应的。”

“无论什么要求?”

平田愣了一瞬:“无论什么要求。”

“标记我吧,洋介。”

时间像是一下子静止了似的,偶尔有微风吹过宿舍边的树林发出‘簌簌’的声响,两个大男人以少女漫画一样的姿势站在一起。

过了好一会儿,平田终于反应过来,往四周看了看情况,发现没有人后赶紧拉着绫小路回了宿舍,绫小路第一次见到平田这么慌慌张张的样子:“洋介?”

平田带着绫小路回了自己的宿舍,刚一关上门,他就问:“刚刚的话,没有被人听到吧?”

“没有。”

平田松了一口气:“清隆,以后在外面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感觉自己被小看了。」

“那么,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话题终于回到了正轨,平田无法从绫小路的表情、眼神中读出什么特别的情绪,但最起码他知道绫小路是认真地说出这种话来的——他在向自己‘渴求’信息素。

“就是洋介听到的那样,我需要你的标记。”

平田从长句中听出了别的意思:“龙园用信息素压迫你了?”绫小路虽然不明白这两者有什么关系,他点了点头,将后颈附近的衣领拉开,露出了腺体。

“清隆……omega的腺体可不能这么随便地露出来啊?”

“是吗?”

这无疑是种无声的邀请,已经慢慢在房间内蔓延开来的味道表明了这个omega可能快要进入发情期了——环绕在鼻尖的明明是清新好闻的味道,却让平田的大脑变得越来越迷糊:「清隆意外的没什么常识的感觉。」

他轻撩起绫小路后颈处的碎发:“可能会有点痛。”还不等绫小路回应,平田已经咬在了腺体处。

「痛。」

填满了房间的雨水味变淡,渐渐地,清新的味道中混入了苏合香的味道。

——这是平田的alpha信息素的味道。

虽然知道临时标记已经形成了,但鼻尖环绕着omega味道的事实让这个年轻的alpha不免产生了满足感和独占欲,平田忍耐着把绫小路推开:“已经好了,标记。”

绫小路看着他有些勉强的笑容,心中对自己差点疼出眼泪的事平衡了一些:“谢谢。”

平田看到了那双蒙着水雾的金色眼瞳中倒映着的自己的眼睛——根本不应该出现在‘平田洋介’脸上的含着占有欲的黯然眼睛。

「唯独这幅画面,不可以让除了我以外的任何人看到。」

“课上说过吧?‘这’都是临时标记后的正常反应。”

平田回过神来:“啊,我知道。”

——现在这个omega的身上,全都是我的味道。

我知道。

—TBC.—

看了贴吧的第七卷介绍,真的好怕被作者打脸( ‘-ωก̀ )

如果被打脸了就把这篇当半架空看吧,到时候也改不了设定和既定剧情了。

评论(9)

热度(133)